新华网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APP下载    登录  |  注册

首页 > 网事求是 > "西单女孩"否认回地下通道卖唱

"西单女孩"否认回地下通道卖唱
北京青年报  2014-10-23 13:33:08 
“西单女孩重回地下通道卖艺”其实是在录电视节目。

今年是西单女孩任月丽来到北京的第十个年头,也是她以一首《天使的翅膀》爆红网络,成名至今的第五年。

2009年,拍客“芝麻”在西单地下通道拍摄了女孩任月丽卖唱的视频并传到网上。短短一天之内,这段1分39秒的视频被一百多万人点击观看,十多万人留言。西单女孩的故事也为越来越多的人所熟知。

之后,人气一路高涨的任月丽参加《我要上春晚》节目,在粉丝们的大力支持和疯狂投票下,最终成功登上了2011年兔年春晚的舞台。一首《想家》让更多观众记住了这位朴实善良、歌声甜美的草根歌手。

春晚舞台成就了西单女孩任月丽的梦想和荣光,也成为她人生难以再及的巅峰。如同一波波在网上红起来的平民明星,春晚过后,任月丽慢慢淡出人们的视野,开始了新的生活。

前些日子,一则名为“西单女孩重回地下通道卖艺,神情落魄”的新闻登上了各大媒体网站的首页。这个五年前感动了无数观众,拥有天使般嗓音的女孩再度进入了人们的视线。照片上的她身穿红蓝相间的休闲装、黑白棋盘格纹裤,斜挎着吉他低头演唱,而唱的正是那首让她一夜成名的《天使的翅膀》。网友纷纷发问:西单女孩怎么了?何以落魄至此?更有人质疑这是一场技术含量颇低的炒作。

澄清

炒作?那是在录电视节目

“觉得自己捯饬一下也不难看”

十一假期,给父亲过完生日的任月丽刚回到北京,就收到了亲戚朋友们电话的轮番轰炸。“月丽,你遇到啥困难了?怎么又回通道去了?”任月丽迷糊了,上网一搜才发现自己录节目时的照片被转发了几十万次,而标题竟然是“西单女孩重回地下通道卖艺,神情落魄”。

任月丽跟人解释清楚后,并没把流言放在心上,她在微博中调侃道:“不花钱就能起到炒作效果,通道我滴娘家。”还附上了自己的工作近照。未想此举非但没有辟谣,反而引起了更大的质疑,有网友指责她为了博回眼球借机炒作,更有甚者在微博评论中谩骂、讽刺。

任月丽气哭了,“最可气的是有些人在底下骂我丑,说长得丑只能靠炒作。”

《大王小王》节目主持人王为念也为任月丽抱不平。作为相识多年的朋友兼嘉宾联系人,王为念决定替她澄清。

本着节约经费的想法,说明会在北京图书大厦边的一家小咖啡店举行。略显逼仄的空间挤下了数十家媒体,任月丽还是穿着那身红蓝相间的休闲装、黑白棋盘格纹裤,化着淡妆,忙着招呼大家喝水。当有记者夸她变漂亮时,任月丽低头一笑:“今天化妆了。其实我觉着自己捯饬一下也不难看。”

在场记者每人都得到一份名为《西单女孩:回应重返通道并非落魄》的声明书,里面详细说明了回地下通道拍摄短片的来龙去脉。原来,任月丽受邀担任嘉宾,参加湖北卫视《大王小王》栏目的录制,为了节目更生动,导演特意安排她回到当年的地下通道,重温作为一名通道歌手的往昔岁月。当时任月丽的经纪人在旁边用手机记录下了这段弹唱视频。录制结束后,觉着效果不错的任月丽顺手将视频放到了微博上。

任月丽坦言这件事情给她的工作生活都带来了困扰,希望借此机会澄清事实,平息谣言,“不过换个角度想,也要感谢那些富有想象力的媒体和网友,让我的关注度蹭蹭蹭往上升。”

恋情

春晚出名后,几个条件不错的老板追求她

“男友是我倒追的,费了好大劲儿”

在接受采访时,任月丽被问得最多的问题就是,“最近在忙什么?”

“我啊,忙着谈恋爱呢。”任月丽嘿嘿一笑,“我年纪也不小了,想踏实了,和对象准备着结婚呢。”

任月丽和对象认识已经十年,当初同是在地下通道卖唱的歌手,在最艰苦的时候彼此搀扶、相互慰藉,渐渐地产生了感情。任月丽的男朋友比她大十几岁,成熟很多,常常给她人生道路上的指点。但是,当他第一次向任月丽表白时,月丽没有答应。

彼时的她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通道歌手,和北京城里几千名通道歌手一样为一日三餐、房租车费发愁,家里还有智障的母亲和残疾的父亲。“我家里条件太差了,感觉自己配不上他。”二十一岁的任月丽没有稳定的收入、没有家庭依靠,没有爱的勇气和信心。

“所以后来是我倒追的他,费了好大劲儿呢。”

就这样在地下通道里,任月丽一唱就是四年。四年里,身边的歌手来来去去,换了一波又一波,就像是地下通道里川流不息的人群,一首歌的时间已不知换了多少匆匆的脚步。任月丽觉得自己不仅仅是个幸运儿,因为她是通道里最能坚持的那个人。

春晚结束后任月丽火了,条件也有了很大改善,曾有几个条件不错的老板主动追求她,但她怎么也不动心,心里惦记着的还是通道大哥。可是事业的红火并没有带来感情的顺遂,当时两人境况悬殊,大哥考虑再三,迟迟没有答应。

从小就是个犟脾气的任月丽较真了,一旦认定后便追着大哥“死缠烂打”。命运多磨,终成好事,最终,爱情的力量战胜了一切。

患难

父亲突发重病,朋友拿出了仅有的三千元

赶赴天津,她放心不下那个超重型再障贫血男孩

手头资金充裕了些之后,任月丽在丰台成立了一家小公司,连自己在内一共四个人。为了节约资金,住处兼做办公室,男朋友则成了全职员工。“在表面上我是老板,其实真正拿主意的还是他,他比我想得多,看得远。”有了男朋友做顾问,任月丽便有了最坚实的依靠和最强大的支持。

工作上的事,任月丽基本上都交给经纪人李铁负责。任月丽始终觉得只有一起熬过最艰难日子的人,才能相伴走一生,朋友亦是如此。而李铁恰好就是这样一位朋友。

两人亦是在通道唱歌时相识,彼时的李铁也是一位通道歌手,后来转行到携程网上做买卖。任月丽打心眼儿里认他做朋友是从李铁结婚那天开始的。喝完喜酒的晚上,李铁请大伙到KTV唱歌,正是在那天任月丽的父亲突发脑溢血住院,家人打电话来叫她想办法。任月丽急哭了,还在地下通道唱歌的她每月只能挣一千多块钱,上哪去凑父亲的手术费呢。李铁得知后,二话不说将家里仅剩的三千块钱借给了任月丽,连欠条都没打。

“你好我也好的时候,大家客客气气的,谁也看不出谁的心。只有在最难的时候还能帮你一把的才是真朋友。”

任月丽感激李铁,请他帮忙做经纪人。“请外人,不放心。李铁,我绝对相信。”

在《外婆》、《微笑着坚强》、《如果》等十几首单曲成功问世后,任月丽的“小野心”开始慢慢膨胀,她渴望能有一张自己的专辑。于是说干就干,从请人写歌、练习、录歌到MV的拍摄、后期制作,任月丽从几乎不懂开始慢慢摸索,向编曲提自己的看法,和制作方反复沟通后期的效果。由于没有签任何音乐公司,任月丽承担了制作专辑的全部费用,光前期投入就有三十多万。一遍遍录制,一点点打磨,这张专辑倾注了任月丽几年来的全部心血。“看着它诞生就好像看到自己孩子的出生,为了它一切都值得。”

2012年,任月丽的第一张专辑“西单女孩”问世了。发布会特意选在西单的一家商场,因为这里是“西单女孩”的福地。这张同名专辑被新加坡音乐人李毅赞为“新传统主义的城市民谣”,空灵纯净、穿透心灵。

也是在这次发布会上,大家才知道任月丽之前一直在默默做着公益事业。活动进行中,一位拿着锦旗候在台边的中年妇女急急走上台,将写着“慈善相助,奉献爱心”的锦旗递给任月丽。原来,这位中年妇女的儿子患有超重型再障贫血,巨额医药费让他贫困的家庭陷入困境,万般无奈之下只得上网求助。任月丽在微博得知了这一消息后,立即转发该帖鼓励男孩,并呼吁爱心人士救助这个家庭。其后,她更推掉手边工作,亲自赶往天津探望男孩及其家人,对这个困难的家庭伸出了援手。

后来,只要哪里有需要帮助的孩子,任月丽都义不容辞地奔赴当地组织义演活动,尽自己最大努力帮助他们。

任月丽说在她成功的路上遇到了太多好心人,难以一一报答,愿尽一己之力为社会做些事,作为回报大家的方式。

归宿

一度担心,引以为傲的嗓音找不回

大概很快会结婚,但得先等自己瘦下来

随着知名度的爆棚增长,找任月丽上电视和唱歌的人越来越多。刚下春晚那段日子,任月丽一口气接下了好几场演出,生活慢慢富裕起来,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过惯了苦日子的父亲突然一下子变成了明星老爸,每天吃喝不愁,人也立马年轻了起来,“那会儿他遇见熟人还爱装装面子,整个人都飘忽了。”

面对这一切,任月丽显得淡定很多,她清楚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安安稳稳才是生活的常态。但也因为这样的想法,任月丽曾一度沉醉在自己的小生活中,每天窝在家里吃吃睡睡、上上网,连电视台找她上节目也不愿意去。“那段时间确实懒惰,整天在家无所事事,吃得跟个猪似的。”男朋友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比任月丽更懂得生活如同逆水行舟,他劝月丽把“西单女孩”作为事业的开始和平台,以此开拓更广阔的音乐世界。处在事业巅峰期的任月丽哪里听得进去,还为此和男朋友产生了争执。

心疼月丽之前的经历,男朋友默许了她的做法,但自己更加努力地写歌、创作,常常废寝忘食、通宵达旦。看着男朋友为了两人的生活和音乐事业如此拼搏,任月丽心里也不愿落下,生活得两个人一起承担——漂亮的衣服穿不下了,硬是饿上三个月瘦了下来;旧歌都唱腻听烂了,于是找到做音乐的朋友准备创作新单曲;家里经济开始有些紧张了,主动找经纪人联系演出……更重要的是,任月丽发现曾以之为傲的嗓音找不回以前的感觉了,心里有些害怕,就把自己整天关在房间里练习,一遍遍吊嗓子,慢慢积累、琢磨,终于又能唱出“天使的声音”了。

现在的任月丽正提前享受着婚后生活,准公公婆婆从东北老家搬来北京和小两口一起住。平时婆婆张罗着一家人吃饭,任月丽特别爱吃她腌的辣白菜。有时老人家晚上想喝粥,熬一大锅,任月丽二话不说也跟着喝粥。婆婆有个毛病,爱碎碎念,任月丽听多了也会不耐烦,嚷嚷几句。但两人都“没心没肺”,吵完了第二天也就好了。

相识十年,相伴五载,任月丽的爱情终于要迎来瓜熟蒂落的一天。她满脸幸福地告诉我:“我和对象想要俩孩子,一个属羊一个属猪,所以大概很快就会结婚了。但是得等我瘦下来,现在太胖了拍婚纱照不好看。”为了照顾父亲,新房就买在任月丽的老家涿州,是一套两百平方米的跃层大公寓,以后父亲、公婆都搬进去住。

2009年在拍摄《人与社会》纪录片时,任月丽还是一个羞涩的女孩,圆圆脸的她对着镜头傻傻地笑着,“偶尔自己也做做小梦,就是站在舞台上展现自己,唱歌,会有好多人来听。”

从第一次参加优酷网主办的“天使不哭”西单女孩听歌会,到亮相春晚舞台,再到后来的新专辑发布会,如今的任月丽已经参加过大大小小上百场演出,足迹遍及全国各地,五次登上中央电视台各大频道接受采访,二十多万人成为了她的粉丝。

这个曾经连“粉丝”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女孩一步步实现了自己的梦想,虽然曝光率不如从前,虽然时不时会有“落魄回通道”的唱衰传言,但“西单女孩”早已走出了自己的光环,走到阳光下,用更积极的姿态和踏实的态度从事心爱的音乐事业。她的道路没有星光熠熠,却不乏阳光满满。因为音乐、公益和爱情,等待她的将会是一个属于自己的“黄金时代”。

编辑:蔡晓雨

相关新闻RELATIVE NEWS

Copyright © 2000-2013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本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新华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新华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我要链接 | 版权声明 | 法律顾问 | 广告服务 | 技术服务中心 京ICP证010042号 | 京公网安备:110000000015号 |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3020)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可信网站认证 | Powered by Aliy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