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APP下载    登录  |  注册

首页 > 公民评论 > 高考:可弱化 需优化 莫神化

高考:可弱化 需优化 莫神化
央视网  2014-06-08 09:32:03 
高考是对整个社会的一场考试。我们的答卷,都合格么?

杨禹

6月7日,高考日到来。939万考生踏入考场。有睡懒觉睡过头的一女生,被交警叔叔用摩托车拯救了一把。武汉一些家长则在街头烧纸跪拜。前一个算是每年高考日必出现的“固定新闻”。后一种场面今年尤盛,花样迭出,千奇百怪。

大家还在习惯地说,高考是“独木桥”。它的涵义,跟37年前已不一样了。今年是939万人考试,计划招生698万人;1977年恢复高考第一年,570万人参考,只录取27万人。当年那才是货真价实的“独木桥”。

花样迭出的高考荒唐事凸显“考比天大”心态

但这个判断,你跟某些考生家长可能是说不通的。虽然“1.3位考生就能录取1位”,但在很多家长眼里,上本科、进重点、奔清华,俺家的志向“只有更高、没有最高”。这“独木桥”心态挥之不去,倒也罢了。另一种“考比天大”的心态,则已激发出了很多荒唐事--

在一些考场周围,部分家长自发地“维护秩序”,他们跟一些路人之间爆发的冲突,屡屡发生。在重庆,因为一位考生家跟电梯一墙之隔,小区物业居然通知全楼住户,考试这两天电梯在中午和晚上停运。在河南漯河,学校组织千名考生跪拜“文曲星”。在安徽著名的毛坦厂中学,考生们在毛主席像前一步一叩首。在北京,有酒店推出了“1678元”的高考房,据说是取谐音“要录取吧”。

这些只是极端现象,一堆柴火烧起来,火苗尖儿上的特殊温度。那么,这堆“火”是谁烧的呢?也许更多的人要反思。

比如,铺天盖地的媒体报道,在高考日前夕,大多聚焦在社会各界怎么给高考提供保障、奉献爱心,各种事无巨细,各种比学赶帮超。这些事情有很多确实该做,也做得并不过分。但公众是通过媒体看社会的。当一段时间里各种媒体平台上充斥着这类新闻的时候,现实中的某些合理局部,就被夸大地呈现于公众面前了。那堆“火”的火苗子,就一天比一天旺起来了。

在很多城市管理者、教育管理者甚至社区管理者眼中,“为考生服务”大概是最符合“改善民生”要求的动作了。但凡事都有个度。当大家都围着考生团团转的时候,“高考比天大”的氛围就显得既温馨又奇怪。它服务于一个特定人群,却以牺牲对其他人群的合理服务为代价。它烘托起了一种看上去很美的关注,却不知不觉地越过了别的社会规则的边界。

“神化高考”的社会风气该“去神化”了

这是一种对高考的“再神化”。就高考本身而言,随着这些年的持续改革,其实一直在力图“去神化”。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了未来几年高考改革的基本方向--“逐步推行普通高校基于统一高考和高中学业水平考试成绩的综合评价多元录取机制”。这句话很长,简单说,就是不再“一考定终身”。那“一考”本身,也要改变--“探索全国统考减少科目,不分文理科,外语等科目社会化考试一年多考”。

这些改革部署,都是在弱化原来过强的一次性高考选拔机制,在公平与效率的结合点上优化高考的功能。这些改革动作无论快慢,都与“神化高考”的某些社会风气格格不入。后者恐怕与多数社会公众的期待也是格格不入的。

一个健康文明的社会,不仅能重视每年几百万高考考生和几千万考生家长的利益,也能时刻把握这种利益诉求与社会基本秩序、基本价值观的合理关系。高考是对整个社会的一场考试。每当高考来临,我们都在展现自己对待高考的态度。

我们的答卷,都合格么?

编辑:吕芳菲

相关新闻RELATIVE NEWS

Copyright © 2000-2013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本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新华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新华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我要链接 | 版权声明 | 法律顾问 | 广告服务 | 技术服务中心 京ICP证010042号 | 京公网安备:110000000015号 |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3020)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可信网站认证 | Powered by Aliy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