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APP下载    登录  |  注册

首页 > 公民评论 > 当原创者受惠于剽窃者

当原创者受惠于剽窃者
央视网  2014-06-06 16:08:18 
起风了,是站到风口准备随之起舞,还是诅咒卷起的沙尘吹进眼睛?

关开亮

“窃钩者诛,窃国者诸侯,窃版权者融资上市IPO。”当新媒体口碑、影响力和经济效益三丰收时,埋头苦干且费力不讨好的传统媒体不干了。

近日,“今日头条”APP宣布,其已获得红杉资本领投、微博跟投的1亿美元C轮融资,此轮融资估值5亿美元(30多亿人民币)。单笔1亿美金在整个移动互联网业界,也称得上是一笔不小的融资,要知道,这个公司创立至今还不足两年。

当业界纷纷争论一个APP是否真的价值5亿美元时,《新京报》以社论的形式泼了一盆冷水,提醒“在看到其经济上‘成功’的同时,更值得关注的恐怕是其背后的版权问题。”

《新京报》认为:“今日头条”作为手机APP客户端软件,本身并非作品内容的创造者,而是以及时整理和转发当日的“头条新闻”闻名。在版权法领域中,转发他人作品理应付费,这是人尽皆知的法律常识。“今日头条”的口号是“我们不生产新闻,我们是新闻的搬运工”,但事实上,其搬运的不仅是新闻,更是版权。所谓的“新闻搬运工”,掩盖了侵权的事实。

以上观点一言以蔽之就是,你用传统媒体的内容赚了钱,却没有支付任何费用。开发一个复制粘贴链接的APP就能融资5亿美元,这是什么道理?

而“今日头条”则认为,其抓取的是内容提供方的内容全文,并标明出处以及在文章结尾给出原文地址,用户点击APP新闻后的链接,均会默认跳转到原网页,这实际上是为内容提供方导流,增加报道的影响力。

版权问题在中国媒体界一直是顽疾,不在腠理肌肤肠胃,而在骨髓。一则新闻在电子报和已购得版权的网站一经上线,对其进行洗稿和剽窃最快只需要十几秒。数不清的微博微信自媒体搬运别家内容更是肆无忌惮,能署名和注明出处的已算是“厚道”了。在相关法律空白的当下,首发媒体注明“非授权不得转载,违法必究”的声明更像是一个防君子不防小人的纸片锁头。

原创是包括媒体在内的内容生产者安身立命的根本,而版权的保护能让那些依旧精耕细作的媒体更体面的工作和生活,让读者享受更好的内容。但现实是,尊重版权和支付稿费与否完全依靠转载者的自觉,久而久之,那些更加道德的转载者要付出更多的费用,在没有惩罚机制的情况下,这种道德行为近似于“愚蠢”。

譬如,《新京报》这篇文章,又被多少没有《新京报》版权的传统媒体肆意转之?

更可怕的是,一些致力于搬运的“媒体”反而喊“内容为王”喊得最大声。当他们倒下后,不明真相的群众会觉得强调内容为王就是一句笑话。财新《新世纪》周刊副主编高昱写道,“在中国,我的同事还有一句话近乎真理:‘现在针对任何一个热点事件,致力于事实真相原创报道的中国媒体都不会超过五家,剩下的都是聪明的新媒体,一伺别人把菜端上桌,立刻扑上去转载,然后回过头来嘲笑传统媒体的落伍。’”

在《新京报》发出社论后不久,便传出有几家媒体已经联合起来起诉“今日头条”消息。对此,已经前往万达就职的资深媒体人林天宏@你拉着我说你有点鱿鱼 评论道:“联合有什么用?第一洗稿的办法有八百多种还不止。第二这种松散联盟最后都是各怀心事什么时候成过事,门户时代就闹过了还历历在目呐。第三内容人家不转你的最后损失的真不是人家。版权问题不从法条的根子上解决,其他都是白搭。”在他和李海鹏主持《人物》杂志期间,他曾多次因版权问题谴责多家媒体,大都不了了之。

所谓久病成医,林天宏话音未落,今日头条即发布声明“对于不愿意合作的媒体,我们可以做断开链接处理”。

媒体争宠时代,原创者和“剽窃者”的关系远不是偷和被偷般简单。渠道优势大于内容已形成喧宾夺主之势头,在这个酒香也怕巷子深的信息碎片化时代,再好的新闻资源也要依托好的传播渠道。无论如何,诚如赵何娟所说,今日头条改变了一种关于新闻阅读的传统定义与用户获取新闻的方式。这种方式到底有多少商业价值,需要时间验证。目前唱多唱衰都没有意义,但与媒体内容源之间的利益关系,如何分配利益、分配流量、分配用户,如何共建生态圈,才是今日头条下一步需要面对的。

“旭日阳刚”唱红了汪峰的《春天里》,李代沫唱红了曲婉婷的《我的歌声里》,左立唱红了宋冬野的《董小姐》……当原作者在实际上受惠于“剽窃者”时,问题就复杂了不是?

在中国,原创者和“剽窃者”的斗争还会继续。谈终结,为时尚早。

【相关评论】

今日头条

@徐达内小报:大抵上,今日头条就是媒体行业里的锤子手机,张一鸣和罗永浩应该都信奉一句话——“抵得住多大诋毁,就当得起多大赞美”。

为何赞美,又为何诋毁?

第一财经日报今天开门见山:“一家成立两年多的公司,一款自己不创造内容、仅为个人用户进行个性化推荐资讯内容的App,估值高达5亿美元。”

的确,今日头条App自2012年8月上线以来,以其独树一帜的“基于数据化挖掘的个性化信息推荐”新闻推送方式,迅速成为移动互联网同类产品中最受用户欢迎的新贵,出现在越来越多人的手机屏幕上。据其所公布数据,在不到两年的时间内,今日头条已经拥有超过1.2亿激活用户,4000万月度活跃用户。

在如此这般高歌猛进的当红炸子鸡面前,众多老牌媒体——不论门户或者报纸——黯然失色。于是,当今日头条创始人兼CEO张一鸣昨天向网易等确认完成1亿美元C轮融资、公司估值超过5亿美元之后,同行间涌起的感触只有5个字可以形容——“羡慕嫉妒恨”。

第一财经日报这样描述今日头条面对的行业包围:“一方面腾讯、搜狐新闻客户端已经陆续推出个性化推荐服务,这让它必须直面门户巨头的竞争,而今日头条如何更加精准地给用户推荐内容仍需苦练内功;另一方面则是版权问题,尽管它自称并不创造内容,但当大量内容被今日头条‘拿来’使用、变现,提升自身估值,昨日有消息称,有媒体要联合向今日头条收取巨额版权费。”

“版权费”一说,由@蓝鲸财经记者工作平台昨天下午在微博上预告。只不过,这家创始人出自新浪的新兴媒体对这场维权并不看好:“其实今日头条是通过将链接指到原媒体上去规避风险的,本是想给原媒体导入点流量,也算是好事。可现在纸媒是穷疯了,流量对他们来说没任何用处,他们急需获得的是真金白银,是活下去。原来他们一直在向新浪这样的门户要钱。”

可是,“穷疯了”的纸媒仍然决定要维权。并且,是由其中最有网络影响力的新京报打响第一枪。

社论《“今日头条”,是谁的“头条”》今晨印成白纸黑字,向后辈新贵咄咄发难:“‘今日头条’作为手机App客户端软件,本身并非作品内容的创造者,而是以及时整理和转发当日的‘头条新闻’闻名。在版权法领域中,转发他人作品理应付费,这是人尽皆知的法律常识,但这款软件有没有尊重版权人起码的权利?‘今日头条’的口号是‘我们不生产新闻,我们是新闻的搬运工’,但事实上,其搬运的不仅是新闻,更是版权。所谓的‘新闻搬运工’,掩盖了侵权的事实。”

文章一一列举今日头条“典型的侵权行为”:“首先,‘今日头条’所展现的新闻并非用户直接使用搜索引擎精度搜索得来的,而是该款App事先通过对信息的整理、归类、排行和大数据算法之后,得到‘二次加工’的新闻...其次,通过‘今日头条’搜索展现给用户的信息,在网络版权法中被称为‘深度链接’,即链接对象并非对方主页,而直接达到二三级路径以下的最终目标,虽然省去了用户反复查找新闻的烦恼,不过也触及了版权法所容忍的底线...‘深度链接’几乎等同于剽窃。”

新京报确实有理由带头起义。凭借几乎不会错过所有热点话题的网络快讯、调查报道和评论,这家北京媒体是中国舆论场里最重要的信源之一。如今,这些编辑记者需要为自己来一次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的维权:“在互联网时代,固然是要鼓励技术创新和所谓的盈利模式创新,但基本的前提,是不能伤害原创内容的创新;不能把别人的‘头条’抄袭成自己的‘头条’。互联网发展会带来各种新技术,像‘今日头条’这样的网络应用新秀将层出不穷,但技术的发展不应当带来版权保护的恶化。”

今天上午,这篇维权社论得到了多位出身传统媒体的业界名人——例如陈朝华和刘春——转发关注。只是,和预告“好戏上演”的@记者的家一样,那只“蓝鲸”也宁愿看热闹:“今天传媒界最大的新闻是什么?《新京报》用头条社论的方式,指责今日头条侵犯版权。社论称,需要知识产权的保护。从昨天开始,越来越多的媒体开始报道今日头条的版权问题,甚至有几家媒体准备索要版权费。传统媒体们在十几年前门户的崛起中失去机会,吃尽苦头,这次似乎不打算给今日头条机会。”

给不给机会的说法或许言过其实,但同不同意新京报之论,基本上就是屁股决定脑袋。

其实,同样饱受稿件侵权之苦并屡次强硬表态的财新网,昨日午后即有釜底抽薪之问,

“谁用过今日头条”:“有TMT行业人士表示:看到一个叫‘今日头条’的app的铺天盖地的炒作新闻说估值5亿美元,上亿用户。新浪微博中的诸多大号如‘@头条新闻’等影响力都大大超过‘今日头条APP’,周围谁用过今日头条?...新闻类的App,因为不产生社交功能,所以更不容易留住用户,大家看到搜狐App如果推出下载发红包之类的功能以后,就非常有可能会抛弃今日头条了。主要还是要看用户体验。”

对今日头条算法不够精准的诟病由来已久,甚至,作为投资方之一的新浪微博还在其门户网站首页推荐《我关心的,你给不了——今日头条没你想得那么好》,由作者以试机经历为据亲身说法,祛除“数据挖掘”、“算法推荐”的魅影:“我曾经两次装今日头条两次卸载,因为今日头条给的新闻都是我不感兴趣的,有了Zaker和网易新闻客户端,对我来说已经满足了基本的新闻需求。我询问过身边一些朋友,都说今日头条里边的新闻无足轻重或者杂乱无章,因为媒体上说很厉害下载试一试之后就没兴趣了。”

作者王超认为,“社交推荐有可能才是未来的方向”:“有人说可能是你使用今日头条的时间太短,机器还无法短时间学习到你的爱好兴趣。这是个变化很快的时代,App这么多,用户没有义务,也不会花时间来帮一个应用来提高用户体验,三十秒看不到你的好你就over了,现实就是这么残酷...所以未来的大而全的新闻客户端玩法,或许还是那些能够建立起大而全内容库的土豪们。何况很多人的新闻阅读主要来自于微信朋友圈和微博,社交推荐有可能才是未来的方向。”

相比高大上的技术流讨论,媒体人士的吐槽更有切肤之痛。

21世纪网也是第一波吐槽者中的主力,并且也是最咬牙切齿的那个。从昨天晚间起,《“今日头条”融资1亿美金,“窃贼”的胜利》就牢牢地钉在这家21世纪经济报道下属网站的首页左上角,用的还是“舌尖体”:“新闻,是无数记者和编辑用智慧和汗水酝酿的结晶,点击率和关注度是对他们的辛劳最美好的馈赠。但现在,记者们都成了那垂头的麦穗,等待着大数据的镰刀来收割,却拿不到应得的版权费用。看到一些媒体同胞为‘今日头条’式的成功摇旗呐喊,小资不禁要说一句,他拿了你们的内容却不付你们钱,你们造么?”

看似调侃,实则椎心泣血,微博回声可为印证。作家兼编剧王佩愤懑溢于言表:“‘今日头条’这种垃圾App的受捧是对人类智商和编辑这个古老职业的侮辱”;回忆往事,胡浩也是椎心顿足:“今日头条不生产内容,给人的感觉就像当初门户网站去打劫纸媒,现在是今日头条打劫门户,人生如梦”;明白对标估值的媒体人郑东阳,则以他山之石为例:“今日头条估值5亿美元,还是比美国很多新闻客户端低很多。但它也只能在这个流氓国度崛起,这个App几乎没有内容版权支出。放在许多国家。那点估值单应付赔偿知识产权诉讼的金额都不够。比如某个都市报和凤凰网签了版权协议,今日头条转载后显示来自凤凰,最原始的来源都不提。内容方完全可以追偿。”

然而,面对咄咄逼人的媒体追问,@刘新征另有感慨:“真不知道是该为他们打抱不平呢,还是替他们汗颜。”

刘新征是新浪微博副主编,他决定“诚意推荐”一篇分析文章以正视听:“门户网站的窘迫和传统媒体的没落一样,市场转向从带来了人才流失,人才流失进一步加剧了转向困难,最终技术公司再一次干掉了媒体公司,渠道再一次干掉了内容。”

被推荐的是@李洪涛之论《从今日头条融资说开去》:“这几天今日头条融资成功的消息出来,互联网和媒体界一片争议声。有惋惜自己怎么没发现这个新星的,有兴高采烈觉得证明自己眼光之准的,有怒骂它无偿拿传统媒体新闻的。这些其实都没有说到点子上,真正的核心问题则是,接下来的新闻阅读行业会走向何方?”

根据这位门户前员工的预测,“今日头条是浪潮的前奏”:“在电商和社交网络兴起的这几年,信息行业、内容阅读领域一直没有大的声音,我认为这只是在酝酿下一波浪潮的静默期。信息行业领先其他垂直行业至少半个身位,第一轮热闹已经过去了,电商等领域刚跟上;信息和内容领域则在酝酿第二轮革命,这一轮将被革命的是:搜索、门户、编辑。而今日头条,就是这一波浪潮的前奏。”

起风了,是站到风口准备随之起舞,还是诅咒卷起的沙尘吹进眼睛?

从纸媒转型至TMT领域的钛媒体创始人赵何娟微博自陈心得:“‘今日头条’还是改变了一种关于新闻阅读的传统定义与用户获取新闻的方式,这一点是要充分肯定的。这种方式的商业价值有多大,需要时间去验证。但与媒体内容源之间的利益关系,如何分配利益、分配流量、分配用户,共建生态圈,也是今日头条下一步必须要面对的。迈过一步,海阔天空。”

尽管事先声明魏武挥的观点不代表钛媒体,但钛媒体之所以在其网站和微博微信账号中推荐《今日头条,为何不提“新闻客户端”了?》,应该也是看中其间所述张一鸣野心:“移动设备里的搜索入口——这事,想想就兴奋,想想就大得不得了,投资人自己也这样表示:‘今日头条更大的价值在于,可以把它看作一个移动端的信息入口’。搜索找个对标更猛的地方在于,Google这个搜索公司在移动端里的广告ARPU值可以达到40美元左右,是Facebook的6倍,twitter的20倍。推荐渠道,对标不重要了,这是今日头条的核心竞争力。”

不过,魏武挥也替今日头条担心移动广告真实收入以及腾讯等巨头一旦加入战斗后的生存前景——在他的分析中,《创业家》杂志下属i黑马前天刊出的张一鸣访谈是最重要的参考资料。

在这组文章中,记者转述了这位“技术宅“眼中的“新媒体世界”:“张一鸣心目中接近完美的内容推荐系统是高度智能的,覆盖信息更全,‘了解’你更多。他举例说,在手机上看一个羽毛球明星,这个明星最新的视频就跳出来;比如你正在怀孕,有关新生儿教育的优质内容马上为你提供……推荐将更为精准。“

其实,《财经》杂志记者贺树龙才是最早透露5亿美金估值的媒体人,他的《今日头条张一鸣:30亿估值之后怎么玩?》经由虎嗅网推荐,引发关注,尤其是文中所述创业方向,令多少念念不忘传道授业的新闻人不得不感叹“吃力不讨好”:“张一鸣不想像网易一样做‘有态度’的新闻客户端,而是要做‘没有态度’的新闻客户端,为每个人提供自己感兴趣的新闻。”

“‘今日头条’是否侵犯内容版权?来看一看各方的观点”——比起虎嗅网今天的跟进报道,终究还是i黑马大当家牛文文最是偏爱。这位同样站在媒体转型风口的《创业家》杂志社社长,今天上午向他心目中“将深刻地改变中国人的生活方式”的那两家小公司送去礼赞:“移动互联网能成就各色‘小人物’的梦想。罗永浩是一个明星讲师,张一鸣是低调的技术员;罗永浩拥有清晰的价值取向和粉丝人群,张一鸣则是一个对自己所在的媒体世界及其未来图景有清晰认知的人。巨头已经不能掌控世界了。这一次,你可以从移动终端用户那里汲取力量。当你用价值观和世界观与移动端用户沟通的时候,会在瞬间获得巨大的力量,商业的土壤因此不再板结。”

编辑:程娱

相关新闻RELATIVE NEWS

Copyright © 2000-2013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本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新华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新华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我要链接 | 版权声明 | 法律顾问 | 广告服务 | 技术服务中心 京ICP证010042号 | 京公网安备:110000000015号 |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3020)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可信网站认证 | Powered by Aliy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