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APP下载    登录  |  注册

首页 > 荐书·传奇 > 《蒋公的面子》:去吃饭,还是不去

《蒋公的面子》:去吃饭,还是不去
综合  2014-04-02 09:48:46 
当年海上惊雷雨,今日南京话蒋公。台上演的是过去的故事,观众笑的是今天的现实。

在《蒋公的面子》中,三个教授到底有没有去吃饭,谁也不知道。

《蒋公的面子》

  卞从周:延安就有民主自由吗?

  时任道:总比这里民主自由。

  卞从周:我只听说它有民主集中,没听说它有民主自由。都说自由,那《中央日报》也有造谣的自由。

  时任道:所以现在还有人信《中央日报》吗?

  卞从周:你看,这就是自由的坏处。

  时任道:这是滥用自由的坏处。

  对话出自学生话剧《蒋公的面子》。

  2012年的时候,有一个话剧,一个学生写的话语,非常神奇的红遍了我们全国的文化界,很多人都排着队想要去看这个剧,这个剧原来是个学生功课而已,为什么会变得这么火呢,我们先讲讲这个剧本,就是这本《蒋公的面子》,蒋公是谁呢,当然我们都知道讲的是蒋介石,为什么叫蒋公呢,是因为这个剧本描述的就是抗战期间的时候,当时南京的中央大学也就是今天的南京大学的前身,国立中央大学里面,三个教授,那么他们在讨论一个问题,什么问题呢,就是收到了蒋介石的请帖,说要请他们去吃饭,该不该去呢,该不该给蒋公这个面子呢,这是一个问题,去还是不去,而这个问题的探索这个问题背后这整个事件背后的很复杂的意涵,就被呈现在这个剧本里面。

  那这个剧本,我们先说说他是谁写的,就温方伊,温方伊写这个剧本的时候,她其实还是个学生,这是个学生的作业,那么这个作业是谁布置的呢,就是吕效平老师,我们知道南大的中文系很特别,今天一般学校里面,我们讲中文系,各位想想看,我过去这么多年我在这个节目好像很少给大家介绍剧本,因为剧本这个东西今天很少人拿来独立出版,就算独立出版是作为一个剧场工作者的参考,戏剧爱好者的一个辅助,今天我们都觉得戏剧是该到剧场看的,没有人再像过去一样,会那么傻乎乎的坐在家里面读剧本了。

  那么所以呢,现在的中文系里面,同样的其实也很少强调剧本的实际的创作写作甚至戏剧这个东西,今天戏剧都是在戏剧学院或者戏剧系教的,但是南大中文系不一样,南京大学中文系有一个很好的一个戏剧传统,而吕效平老师在里面,他就在里面一直担任很多的戏剧的指导的工作,教学生写剧本,然后也导戏,这个戏其实就最初他布置了一个题目,让学生们去各自做功课,然后温方伊这位学生教上来的作品,看来是最好的作品,于是他选了这部作品,首先在学校里面公演,由他自己去导演,然后学生们其他一些不是那么响当当有名的一些的人物舞美大家搀和进来了,一演演了十场,演了十场之后名声传出去,慢慢火起来,火到什么程度,火到一座城市他平常经常的戏剧观众都还不如来看这个戏的观众那么多。

  那为什么这个剧本会火成这个样子呢,其实我们刚刚一开始介绍这个剧本的一个故事的梗概的时候,这个提要的时候,大家大概就已经能够心里面有个底了,这个底是什么呢,就今天其实不是今天,在过去十年来,我们看到一个热潮,就越来越多人谈到民国,有一股民国热,而民国热里面,大家尤其热衷的或者说读书人文化人知识分子尤其热衷去谈的,是民国的文人,是民国的知识分子,我们一想到民国知识分子,想到的是清华国学院四大师那种人物,穿着长袍,斯斯文文的戴着一个圆框眼镜坐在那里,安安稳稳,然后学问非常大,人品很高尚,就算不高尚,就算有一点怪,他们也都有点特殊的气质,这些气质可能是很狂狷,可能是很谦逊,又或者有一点逍遥事外的一个老三公那样的一个感觉,然后我们还听说过那个年代的知识分子,他们是如何的独立自主,有独立自主的人格,这里面有名的当然就比如说像刘文典,能够拍案去呵骂蒋介石,哪怕蒋介石拥兵百万,是当时数一数二的一个独裁者,于是我们这时候对民国知识分子那种想像,多多少少包含了我们对我们的现在的情况的一些不满,或者一些感慨,这几年越来越多人来谈学术界或者我们的大学我们的高等教育出了什么问题,然后我们常常就要回到过去,来找回一些对照。

  而《蒋公的面子》这么受到欢迎,首先是有这样一个背景在,但是你如果真的进了剧场看了这部戏,或者读过这个剧本之后,你会发现他其实要比我们原来想像中的更加复杂,复杂在什么地方呢,首先我们来谈蒋公的面子,刚刚我已经讲这个故事梗概,听起来就是三个知识分子收到了蒋介石的请帖,该不该去,我们想想看,抗战时候,那时候叫蒋委员长的时候,那时候其实他是这样的,蒋介石那时候自己兼任南京国立中央大学的校长的职位,他当这个校长,这三个教授其实都是这个学校里面的教授,一个校长请你来吃饭,你总该去吧,不一定,这里面就有这么一个争论,就说他是个独裁者,说他不够资格当校长,我不承认他等等等等,就此议论了半天,那么这样的情况在我们今天看来好像很难理解,对不对,让我想起来我之前有过一个这么经历,我印象非常深的,就是我跟一个很有名的出版社的一些编辑等等,拜访一家学校,在吃饭的时候这个学校的一个高层,极高层的领导,席间谈话谈的不是什么学术的东西,也不是问文化,也不是教育,谈的是什么呢,全部都是,谁谁谁谁谁在你们那个出版社那个地方当过官,你们认识吗,他现在上了公安部了,谁谁谁,谁谁谁你认不认识,讲的全是一堆的官名,那那堆官名全部都是他认为很重要的大人物,而又跟我们似乎有点联系的,那么到了最后,我们再说到抽烟问题的时候,你们有没有看过中央出文件了,我们说什么文件,这个文件谈的就是这个所有的公务员官员在吃饭的时候怎么样,要开始不准抽烟了,要禁止抽烟了,我们说是吗,听说过,他说你们怎么这么不关心,你们做文化做学术做出版的连中央文件都不关心还做什么,那你们出书也就出一些杂七杂八的书。

  我印象深的意思指的就是,这就是某些时候我们今天碰到的一些大学里面的教授领导高层,你觉得他们不太像我们以前所认知历史上所看到或者今天在国外所看到的教授学者,学校领导,他们更像什么呢,他们更像一些官,或者说不太像是能正式当上什么大官,但是又很渴望当官,或者跟那些官发生关系的那些人,于是在这样的一个气氛底下,蒋公的面子就火了。

  作者下了很大的功夫,做了很多的研究,去看看所谓的民国知识分子,那个时代他们的背景是怎么样,他们真实的生活是怎么样,传说中他们像神话人物一般高大,但是在他的阅读里面,他慢慢发现其实他们也是人,而这些人其实跟我们今天我们自己都非常相近。

  所以问题并不在于他们这些过去的民国知识分子当年多么风骨多么独立,精神多么的高昂,跟我们今天不一样,我们今天堕落了,其实他们跟我们是一样人,所不同的只是一个环境而已,而且更重要的是,我们不要忘了,后来让很多知识分子变得不像知识分子,变成真的像臭老九一样这个环境,也是那些之前民国知识分子缔造的一个环境,难道不是这样子吗?

  于是温方伊就写出了一个很特别的一个剧本,在这个剧本里面,她做了一个处理,就做了一个时空的交错,首先主要的部分,是一个1943年冬天的重庆,在那个场景底下,就刚才我说的那几个人他们的交谈,他们在争论,然后另外一个就是1967年的夏天,他们在南京,这三个在南京今天的南京大学,后来在南京大学的老教授,他们那时候成了牛鬼蛇神,被红卫兵关在文革楼里面要批斗,要他们检讨,就是从这样的一个时空的对照的过程来看其中的一些变化,这个对照表面上看,有些时候从技术上来讲,好像处理的不够完美。

  比如说1967年文革这一段,篇幅有一点轻的不太像样子了,不太均衡了,又有时候你会觉得他唯一的作用就只是好像做一个单纯的映衬,而主要的内容其实还放在1943那一段,再看下去,你觉得还是有些特殊的韵味在里面。

  首先我们能够看到是什么呢,里面3个重要的主角教授,夏小山是什么人呢,夏小山是一个视吃如命,很爱吃,对他来讲,去不去蒋介石请吃饭这个局,给不给这个面子,居然其中一个关键是什么呢,是到了最后是不是能够吃到一道从来没吃过的一个名厨做的名菜,他爱吃,爱玩,性格上面有些的就不问世事,想退隐山林,室外高人的感觉。

  另外一个,就是时任道,时任道这个教授,是个很西化的,喜欢谈科学的,思想上当时已经有点左倾的一个学者,他愤世嫉俗,他尤其不能够接受蒋介石,更不能接受的是蒋介石当时曾经他的部队枪杀过自己上街示威的学生,他没办法承认这个人当他校长,他坚决不给面子,但是最后是什么使得他差点要动摇或者已经动摇了呢,主要是因为他爱书如命,他有批很珍贵的藏书,版本很好的书,在桂林,他想运到重庆来,谁能帮他这个忙呢,蒋介石可以,给不给蒋公这个面子呢。

  最后一个人物就是卞从周,卞从周是一开始你看你觉得这个人,就是个有点官糜的感觉,就跟蒋介石关系特别好,甚至还很可能是蒋介石的公子的太子太父那个感觉,是好像觉得知识分子,就该为国效忠,就该承认现在暂时的时候,蒋委员长是我们民族的领袖等等等等,于是他在这里面好像当个说客,劝另外两个人你们还是跟我一块去吃这顿饭吧。

  文革这段的背景的映衬作用,就在于什么,就让我们看到一个很大的对比,首先民国那个年代,三个学者收到蒋公的邀请,可以这么争论,我承不承认他是校长,我去不去,给不给这个面子,但在文革这个年代,那时候是武斗期间,守着他们的这帮红小将退走了,因为有另一帮红卫兵要打过来了,他们看四下都无人了,是不是表示我们也可以回家了呢,他们说恐怕还不行,因为红小将没说让我们走,虽然他们自己先逃了,但他们没叫我们走,我们怎么敢走呢,这么一些满腹经纶的,有学问的有资历有声望的老教授,在这个期间变成这个样子,他们一个红卫兵小将的面子是绝对要给的,蒋公的面子倒是可以不给。

  但是再看下去你会发现,这个对比不是那么简单,因为我们可以回头再看看,原来这里面每一个人都比我们原本所想像的要复杂,例如说我们慢慢会发现,那个时任道,一个看起来最该有守有为,符合我们心目中民国有风骨的知识分子形象的这个学者,他当时很有可能要去蒋介石那个宴会,他因为想要回他的书,他不只是这么做,他还有一些甚至你看来是很卑下的行为,用计谋让那些其他人带他去吃饭,向他求情,他想要蒋介石帮他的忙,但是又不想给蒋介石这个脸,这是怎么回事呢?还有,他认为那个卞从周他觉得你帮我去跟蒋介石说,这是什么关系,然后卞从周就说,你要清高难道我就不能清高吗,时任道就说,你反正已经跟他吃过饭,那个逻辑有点像你反正都已经下了海卖过身了,你继续卖又有什么所谓呢。

  然后我们再看那个夏小山,看起来也是一个与世无争的高人形象,但是你会发现他如何的左摇右摆无所谓,而这个卞从周你越来越对他会多一些同情心,他不是那种一味的眉上的人,而是他也有自己的想法自己的政治理念,他真的觉得知识分子应该参与某些国事的筹作。    

  但是我觉得最好玩的是,最后文革这一段里面,他们三个人被批斗,要写检讨,都要回忆当年到底有没有去吃蒋公那顿饭,而三个人在这个记忆里面发生了很多问题,到底有没有去过,我们到底吃过什么饭,有一个争论,而这个争论为整个历史上的记忆抹上了一团疑云,而这样的一个疑云其实某程度上也是一个今天我们看待过去的一个态度,或者说作者他表达了态度,什么样的态度,那样的一段历史是真的吗?真的发生过吗?还是假的呢?那是一个传说吗?那个东西到底离我们有多远又离我们有多近呢?就包裹在这样的一个记忆的存在与失落之间。

编辑:余叶君

相关新闻RELATIVE NEWS

Copyright © 2000-2013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本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新华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新华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我要链接 | 版权声明 | 法律顾问 | 广告服务 | 技术服务中心 京ICP证010042号 | 京公网安备:110000000015号 |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3020)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可信网站认证 | Powered by Aliy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