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APP下载    登录  |  注册

首页 > 荐书·传奇 > 《反脆弱》:在混沌的世界顽强生存

《反脆弱》:在混沌的世界顽强生存
综合  2014-03-28 10:05:08 
人生没有起起落落,就会像玻璃杯那样,一磕就碎。

作 者:[美]塔勒布  著

  尼采有句名言:“杀不死我的,只会让我更坚强。”正如人体骨骼在负重和压力下反而会越发强壮,谣言和暴动在遏制和镇压下反而愈演愈烈一样,我们生活中的许许多多事物也会从压力、混乱、波动和动荡中受益。塔勒布在《反脆弱》一书中所定义的“反脆弱性”,是那些不仅能从混乱和波动中受益,而且需要这种混乱和波动才能维持生存和实现繁荣的事物的特性。

  在《黑天鹅》中,塔勒布向我们揭示了极其罕见而不可预测的事件如何潜伏在世间万物的背后,而在《反脆弱》中,他极力为不确定性正名,让我们看到它有益的一面,甚至证明其存在的必要性,他还建议我们以反脆弱性的方式构建事物。值得注意的是,反脆弱性是一个超越复原力和强韧性的概念。复原力只是事物抵御冲击,并在重创后复原的能力;而反脆弱性则进一步超越了复原力,让事物在压力下逆势生长、蒸蒸日上。

  此外,反脆弱性能对预测错误免疫,也可以免受有害事件的影响。为什么城邦制国家优于集权制国家?为什么负债会置你于不利境地?为什么我们所说的“效率”并未给我们带来真正的效率?为什么政府行动和社会政策总是保护强者而伤害弱者?为什么你应该在开始工作前就写好辞职信?为什么“泰坦尼克”号的沉没挽救了更多人的生命?本书涵盖了诸多议题,包括试错法、生活中的决策、政治、城市规划、战争、个人理财、经济体系和医学领域。除了布鲁克林的胖子托尼的市井智慧,源自古罗马、古希腊、闪米特与中世纪的声音和经验也如历史遗珠般贯穿全文,闪烁着令人深省的智慧之光。

  Great minds think alike. 在这本书里,能看到了老子、佛陀、尼采、凯文凯利的影子。他们都认为世界是随机的、不断变化的、不可预测的、不可被控制的。只有承认了人在自然面前的渺小和有限,人才能够心境平和地去找到与这个世界相处的办法。

  但是人类思想还有另一条伟大的脉络,它来自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他们认为这世界存在确定性、秩序、真理,人类要去追求真理,唯有如此人类才能掌控自己的命运。

  人类用语言进行思考,通过语言来理解这个世界,这是幸运也是不幸。有了语言以后,我们开始具备逻辑思维的能力,这是其他生物所没有的。但是如果我们不去时刻提醒自己:“语言只是现实世界的一个模型,而且是极不精确的模型”,那么我们就非常容易被它欺骗和蒙蔽。

  当我们说“杯子”的时候,我们想到的是杯子的那个抽象概念,而不是某个具体的杯子。我们无时无刻不在用模型去建构我们头脑中的世界,却对于我们正在使用模型这件事一无所知。我们获得的绝大部分知识,都是对于世界的模型的知识,而不是对于世界本身,因为世界本身是杂多的、混乱的、难以被语言诉说的,这就是“道可道,非常道”,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我们愿意去相信建构于模型之上的“知识”,只因为它是确定的,我们认为掌握了它就可以预测未来、掌控命运。我们不愿意承认自己在世界面前是无知的,只因我们不想面对一个不确定的世界。我们表面上是理性的动物,但理性的动因竟然来自感性驱使。这不是很纠结吗?

  引用书里的一句话作为结尾吧:“当你寻求秩序,你得到的不过是表面的秩序。当你拥抱随机性,你却能把握秩序、掌控局面。”

  【作者介绍】

  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这位来自于黎巴嫩艾姆云的“漫游者”可谓是一个“天才”。在商业领域,他是安皮里卡资本公司的创办人,被业界誉为深有影响的商业思想家,在学术领域,他是纽约大学库朗数学研究所的研究员。而在投资界,曾在纽约、伦敦、芝加哥等地做过专业的市场交易员。在个人学习方面更是大丰收,拥有沃顿商学院硕士学位和巴黎第九大学博士学位;通晓法语、阿拉伯语、意大利语、西班牙语;还对古代语言有深入的研究,包括大量希腊文、拉丁文、阿拉姆语、古希伯来语以及迦南语的经典文本等。

   这样的一位智者,在他的文字中习惯于使用一种卡尔维诺寓言的方式去诠释他所说的东西,在《反脆弱》之前,作者只出过三本书:《随机漫步的傻瓜》(Fooled by Randomness)、《黑天鹅》(Black Swan)、以及《随机生存的智慧》(The Bed of Procrustes)。其稀少程度和影响力堪比国内电影人姜文——同样从业多年,作品只有四部(第五部今年上映),但部部精品。

  【书摘】

  风会熄灭蜡烛,却会使火越燃越旺。对随机性,不定性和混沌也是一样:你要利用它们,而不是躲避它们。你要成为风,渴望得到风的吹拂。

  “反者道之动,弱者道之用。”

  我们原本就不可能计算出重要的罕见事件的风险,也无法预测其何时会发生。但事物对波动性所致危害的敏感性是可观察的,这比对造成危害的事件进行预测更容易。

  最重要的是,如果反脆弱性是所有幸存下来的自然和复杂系统的特征,那么剥夺这些系统的波动性,随机性和压力源反而会伤害它们。它们将会变弱,死亡或崩溃。

  当你寻求秩序,你得到的不过是表面的秩序;而当你拥抱随机性,你却能把握秩序,掌控局面。

  “执者失之。”

  罕见事件的概率根本是不可计算的。

  脆弱的事物厌恶波动性,厌恶波动性的事物又都很脆弱。

  我想快乐的生活在一个我不了解的世界里。

  我们生活中的一半事物,非常有趣的一半事物,都还没有被妥善命名。

  我们知道的事情其实我们认为的要多,比我们能说清楚的要更多。

  这种无法跨越领域理解的情况是人类固有的缺陷,只有当我们努力克服和突破这一障碍时,我们才能开始获得智慧和理性。

  对挫折的过度反应所释放出来的多余能量成就了创新,而非如今人们倾向于认为的——创新来自于体制的资金支持并通过规划。

  一个系统内部的某些部分可能必须是脆弱的,这样才能使整个系统具有反脆弱性。

编辑:余叶君

相关新闻RELATIVE NEWS

Copyright © 2000-2013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本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新华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新华社简介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我要链接 | 版权声明 | 法律顾问 | 广告服务 | 技术服务中心 京ICP证010042号 | 京公网安备:110000000015号 |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3020) |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可信网站认证 | Powered by Aliyun